法律对于赌博持禁止和压抑其发展的态度

 
       
日本是一个禁止赌博的国家。但是,存在着赌博业。这话听起来自相矛盾,可事实如此。日本既有赛马、赛车、赛摩托车、赛艇、足球彩票,也有弹子赌博机房和普通彩票。先看看日本法律上如何解释这个问题?

       
“射奕心是人类本能的一部分,赌博,属于生活上日常娱乐的一种,不应当一概禁止。但是,热衷于赌博,一攫千金的风气强了,人们的劳动意识就会低下,不仅给个人家庭生活造成不幸,也会导致国民经济全体的停滞。而且,企业化的煽动射奕心的活动,是孕育黑社会组织的温床。因此,法律对于赌博持禁止和压抑其发展的态度。但是,国家机关和地方团体从保证财源的角度许可了不少特定的公共赌博,所以,日本赌博罪的规定除了对明显带有犯罪性质的赌博有惩罚规定外,对公设赌博博业持保护态度。”
  在今天,许多官设赌博业尽管已经失去最初设立时的意义,依然照常营业,也受到法律的保护,这是因为随着这些事业的延续,已经形成了既得利益和享受既得利益的团体,法律的原意早就被扭曲了。
  赛马主要由日本中央赛马会管理和实施,中央赛马会是根据1954年7月法律第205号《中央竞马会法》成立的特殊法人,是由政府全额出资的公立企业,归农林水产省管辖。其目的主要是认为马是农耕的动力,“有利改良、增加马以及振兴其他畜产”。说的和真的似的,好像腿又细又长的英国良种马是养来拉车耕地。况且,现在拉车耕地早已不再用畜力了,赛马本身成了养马的目的,法律条文依然如此,岂不怪哉!
  中央赛马会经营的赛马场一共有10个,分布在札幌?函館?福島?新潟?中山?東京?中京?京都?阪神?小倉。根据法律规定,每年举行的赛马次数应在36次以内(每次8天以内),2000年实际举行赛马288天。为方便马迷,还设有场外马票售票所,在全国共有29处。
  中央赛马会自成立以来,收入迅速增长,马票销售收入1954年只有112亿日元,2000年的收入为34347亿日元,增加了300多倍。每年观看赛马的人多达1千以上。尤其是最近,年轻女性观看赛马的人也日益增多,赛马的大众性更强了。除了到场观战之外,在场外票房或通过电话购入马票,通过电视收看赛马,享受赛马乐趣的方式也多样化了。现在,还有叫做PAT的在家投票系统,只要申请加入PAT会员,在中央赛马会指定银行开设账户,就可以利用部分游戏机或电脑购买马票,还可以收看赛马场的状况。
  中央赛马会共设有5类赛场条件3个等级145种大奖,奖金额从3千5百万日元到2亿5千万日元不等,中大奖的机会把马迷们鼓动得热血沸腾,欣喜若狂。每到赛马的日子,电车站的垃圾箱和厕所里往往扔着一叠一叠没有中奖的马票。
  中央赛马收入中上交给国库的部分是采用按比例扣除的方式。也就是说,每卖出100日元的马票,政府抽头25日元,其中的10日元上缴国库,剩下的15日元是中央赛马会的收入,作为赛马的奖金和中央赛马会的经营费用,如果这一部分到年底还有盈余,就必须将其一半再上缴给国库。中央赛马会法规定:赛马收入上缴国库的部分其3/4必须用于畜牧业发展,1/4用于社会福利事业。
  马迷们除了买马票之外,还可以到各马业公司登记投资赛马成为马主,虽然每匹赛马的身价都很贵,但马业公司有“一口马主”制度,也就是把一匹马的所有权分成许多口小额投资。贵的一口上百万,便宜的一口只有2、30万,变成了马主你就可以看赛马的时候坐在马主席位上,你所有的马得到奖金的时候,你会得到一份分红。不过,这里面也有赌博的成分,也就是说,一匹马至少要获得一次头名,马主们的投资才会持平或微有盈余。如果一匹马在他参赛的几年里,从未获得过头名的话,马主们的投资收益就会是赤字。不过马主俱乐部说的就是“有钱的日本人”才有资格,也就是说,你必须赔的起。所以,赤字也无话可说。
  除了中央赛马,还有地方赛马。既然中央政府可以搞,地方政府也就可以搞。于是,就有了日本各地方公共团体主持的地方赛马,这些地方公共团体组织了地方竞马全国协会相互协调和交流经验。
  日本地方赛马协会下属共有22个县市的会员,在全国29个地方举行,地方赛马的马票种类合计要比中央赛马多,但具体到某一赛事的马票种类又比较少,有些地区还有夜场赛马,还有的地方有架辕马和阿拉伯马的比赛。但多数的地方赛马都没有盈利。地方赛马共设统一的交流奖项4类赛场条件3等级65种大奖,奖金3000万元到1亿3000万元不等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